留學生活|在別府的最後幾天

最後幾天,老實說並沒有太大實感(猶如去年在香港準備要來這邊一樣),不過正當開始認真收拾東西、去市役所取消保險等處理各大小事項時還是提醒著我:真的要離開了。

我想離開最捨不得的,是比我在香港要大n倍的宿舍房間;其次是各方朋友。老實說一整年,大部份時間都是獨自煮飯、吃飯,對於一個人的生活,實在是習慣得不能更習慣,無法想像回去後如何忍受每天被家人嘮叨的日子。覺得無聊、沒什麼好做的時候,又可以突然跑出去散個步,而且完全不會被打擾。那個陪了我一整年的海景、看了不下十次的日出、被陽光曬醒、……這些在這一年間看似理所當然的事情,我想在香港發夢也不會再遇到。

在這裡住了一年,所以有變得了很熟悉別府嗎?並沒有。搞不好我不曾覺得自己在這裡好好生活過。別府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大概因為我交換大學的緣故,其實遇到從外地(甚至外國)來的人感覺比真真正正的別府人還要多。一年了,我卻沒有真正跟這裡長期居住的人交談過,也不曾知道他們對這裡住滿外國學生到底有什麼感想,我想這是我待在這裡一年卻沒有好好完成的遺憾。反觀我在旅行的時候總會對該地的人很有興趣,偏偏在自己長期居住的地方卻顯得一無所知(不論別府還是香港),這也是我一直強調自己只是在住、而不是生活的原因。

因為這個小遺憾,我大概學懂了認識一個地方還是要從認識那裡的人開始。除了旅行以外,平常生活也需要抱著這種去旅行的心態,突然想到松浦彌太郎的兩句說話覺得太對了:
「如果非得要到新的地方才能得到新鮮感,那未免太不自由了。」
「在生活的中心,在離自己最近的地方,去發現令自己興奮的事物,只要你熟習了這個方法,想必無聊兩個字一定會在不知不覺中從你的世界消失吧。」

雖然這一年還是有掙扎過、生氣過、迷茫過、哭過,但還是很感激在日本遇見的所有人,是他們為我這一年的生活付予了很多意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