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1 MUSEA KOFFEE MAMEYA
Coffee 咖啡

香港|KOFFEE MAMEYA:幻想在表參道喝咖啡

武肺爆發近一年,再去日本旅行的日子遙遙無期,唯有在這段期間嘗試在香港找那祲「日本馟」(*祲馟是「陣除」的粵語正字),受朋友邀請下一起前往了位於尖沙咀K11 MUSEA內日本過江龍咖啡店OMOTESANDO KOFFEE之姊妹店—KOFFEE MAMEYA試試。

位於東京表參道一隅的著名咖啡店OMOTESANDO KOFFEE因建築老化需要拆卸而結業,一年後在原址開設KOFFEE MAMEYA,而他們在去年選址尖沙咀K11 MUSEA開設第一間海外分店。

店名特意將coffee換成koffee,取意英語kiosk(小食亭),隨時在身邊就能享受咖啡。MAMEYA即日文的豆屋,顧名思義是售賣咖啡豆的地方,他們不做自家炒豆,而是精心挑選日本以至全球的咖啡豆,放在店內的百子櫃牆,然後透過身穿實驗袍制服的咖啡師與顧客一對一的諮詢,為他們挑選合適咖啡。

除了吧檯還有外賣區域,讓顧客買心儀咖啡豆回家

豆單上有18款咖啡豆,咖啡師表示豆單會每星期更換,豆單上以由淺到深的棕色代表淺烘到深烘的咖啡豆,而且選店都大有來頭,例如京都老店兼長期夥伴「小川珈琲」;由世界咖啡沖煮大賽冠軍粕谷哲開設、位於千葉的咖啡店「PHILOCOFFEA」等。豆單背面則根據烘焙程度及口感劃出XY圖,一目瞭然。

作為日本喫茶店深焙咖啡愛好者的我在咖啡師推薦下選了由福岡「豆香洞」(Tokado Coffee)烘焙、來自危地馬拉El Injerto莊園的咖啡豆。豆香洞老闆後藤直紀是現時日本唯一一位贏得世界咖啡烘焙大賽(World Coffee Roaster Champion)的烘豆師。品鑑咖啡第一步是聞乾香,咖啡師會將磨好的粉讓客人聞一聞,然後才在客人面前沖煮。咖啡入口醇厚、帶黑朱古力的苦味,收尾微甜。

駐場咖啡師中有一位是日本人,旁邊的香港咖啡師笑言可以跟他練日文,於是我開始講起封塵一整年的日文。他說他不會廣東話,唯一一句識講的就是:「你哋覺得(咖啡)點?」缺乏詞彙的我和不會日文的朋友分別講了一句「おいしい」,後來再補一句「うまい」,才發現自己真的不會用日文形容咖啡。然後朋友叫我用日文問他豆單中哪款最winey,他選了Ona Coffee烘焙的埃塞俄比亞 ‘Tropicana’ Supernatural,不過因為剛炒好、未到最佳沖煮狀態,所以當日未有提供,卻送了一小杯cold brew讓我們試試。

後來讀BRUTUS特別編集《もっと おいしいコーヒーの教科書》才知道那個cold brew試飲杯來頭不少,出自製作富士山玻璃杯而聞名的田島硝子之手。而且試飲杯一律使用黑色,避免咖啡的顏色深淺影響味覺印象。

雖然價錢比坊間咖啡店的手沖咖啡貴少許(而且還有10%服務費),但咖啡豆選擇之多以及整個過程散發著日本的おもてなし(款待精神),令我這個麻煩的深焙+nutty愛好者感到滿意。加上KOFFEE MAMEYA雖然位於大型商場內,因為店內只有可坐5人的吧枱及3張四人卡座(必須預約),有著仿佛與外面隔絕的寧靜環境,讓客人可以專心喝咖啡。再加上少許想像力,隱約有種在表參道喝咖啡的幻覺。

希望快點不用再靠幻覺,讓我去日本好好認真喝咖啡和喝清酒(尤其想去本店見表參道張震)

Koffee Mameya & Omotesando Koffee
地址: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Victoria Dockside K11 Musea B2樓B217及B219號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