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日本|關於讓座

日本讓座文化 優先席

在香港地鐵或者台北捷運看到關愛座就如同見鬼一般,現在的年輕人就算帶著疲累身軀,都寧願默默撐到下車都不敢坐下,免得被旁人拍下來放上網絡公審或者當眾被人指罵。最近香港的地鐵車廂再增加關愛座,然後我突然想到在日本關於讓座的問題。

在日本,那些座位稱之為「優先席」,即有需要人士可以優先使用,所以其實一般人士亦可使用,一旦遇到有需要的乘客上車,他們會馬上讓座。以我觀察,不論任何時間,會坐優先座的年輕人不多;反之,上班族和太太在情況許可下都會坐優先席,而且如果在高峰時間有空位也不選擇坐下的話會更讓人反感吧?而我在鐵路上基本都不會坐優先席。

巴士的情況則比較尷尬,因為巴士上除了有「優先席」外,還有為輪椅人士而設座位,通常後者的座位會坐,優先席還是不會坐。不過有時候也有例外的情況,例如有一次在直島從宮浦港坐巴士去本村,那巴士有點像村巴(community bus)。因為藝術祭的關係,巴士基本上都水洩不通,上到車看到有座位就坐,已經沒有考慮優先席的問題了。結果後來有位伯伯呼叫我讓位,那時候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坐在優先席上,結果趕忙起來,那時候實在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啊但也有點無奈。

另外有一次,在廣島跟朋友一起搭路面電車,車廂內有個位置是專門用來放置輪椅。因為車上人很多、而我們卻要站到去終點,所以只有靠在那邊。到了中途,有一架輪椅上車了,不過因為放置輪椅的地點(即我和朋友靠著的那邊)太多人,輪椅根本無法擠過來,所以放了在另一邊。結果有一位婆婆下車的時候,走到我們面前罵:你們沒眼看到的嗎?(雖然她的語氣溫和,但用字非常「到肉」,我想那是第一次在日本被日本人這樣罵),然後指了指那邊的輪椅就下車了,然後我們無奈的默默走開,不過輪椅好像到最後下車前也沒有推到那邊。老實說被罵的時候我很不爽,一來用字問題;二來其實不是我不肯讓位,而是那時候人太多根本輪椅也沒法推過來。在一般情況下,安在原位不就是最好嗎?(當然那時候我也不知道輪椅人士在那邊有沒有不方便等等)

聽說日本人都不喜歡被讓座,他們覺得被讓座即是被默認自己年紀大。而我也是基於這個想法,沒有很容易的就讓座給別人,通常看到明顯的步履蹣跚或拿著杖的老人或者看到拿著重物或者手上很多東西的人都會讓座給他們。他們都會說一句「すみません」(不好意思),心想明明沒有不好意思啊,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因為每個人都會有機會老去而行動不便,或者我是不想到了自己年老的時候,被人不友善對待吧。

老人們會說不好意思,除了因為日本人固有的禮貌外,最重要的是他們覺得給別人添麻煩了。我希望香港的老人也能抱這個想法,而並非恃老賣老、當人家還未/沒有讓座就指罵人,香港人未至於冷血到死也不肯讓座吧。真的覺得有需要坐的時候開口「請問可否讓我坐?」,有多難?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